1. <ins id="lkufe"></ins>

    <output id="lkufe"><track id="lkufe"></track></output>

      <ins id="lkufe"><acronym id="lkufe"></acronym></ins>

    1. <tr id="lkufe"><track id="lkufe"><acronym id="lkufe"></acronym></track></tr>

        當前位置:
        首頁 > VC > 「中植系」實控人解直錕猝然離世背后:印刷廠工人到資本大鱷的金融風云

        「中植系」實控人解直錕猝然離世背后:印刷廠工人到資本大鱷的金融風云

        資本大鱷、中植系掌門人、著名歌手毛阿敏的丈夫解直錕,在這個寒冷的冬天里與世長辭。

        鳳凰網財經從多方信源確認,“中植系”實控人解直錕于12月18日早間猝然離世,享年60歲。有接近中植的知情人士向鳳凰網財經透露,解直錕17日下午還在集團開會,沒看出什么異常。

        18日晚,中植企業集團官方發布的訃告確認了解直錕去世的事實。訃告中寫到:中共黨員、中植企業集團創始人解直錕先生,因心臟病突發搶救無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時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歲。

        “解直錕先生生前非常喜歡詩人朗費羅的《生命禮贊》:“在世界遼闊的疆場上,在生命露宿的營地上,別作默默無聲,任人驅使的羔羊,要在戰斗中當一名英勇無畏的闖將!”解直錕先生傾盡畢生心血創建了中植企業集團,一生愛國愛黨、勤勉敬業,熱心慈善公益事業。他是一名真正的英勇無畏的英雄!”

        知情人士向鳳凰網財經透露:“解總非常勤奮,經常第一個到公司,對公司的各個大項目親力親為?!?/p>

        財新的報道中也提到,多位接近中植系人士稱,解直錕多年來保持高強度工作,經常從清晨忙至深夜,還有寫日記的習慣。

        “早飯要跟下屬吃,聽工作匯報,在車上也要開會,老板很不容易,一直都非常勤奮?!币晃灰央x開“中植系”財富公司的人士稱。

        縱觀解直錕的一生,既充滿傳奇,又充斥著爭議。從印刷工人到億萬富豪,解直錕憑借彪悍粗暴的“資本操盤”建立起萬億規模的“中植帝國”。

        巔峰時期,中植系直接或間接參股的A股上司公司接近20家,解直錕本人也多次入選各種富豪榜。

        然而當資本市場潮水退去,中植系參股的天山生物、融鈺集團、達華智能、*ST康得、*ST金洲等接連暴雷,龐大的“中植帝國”在近幾年也隱有搖搖欲墜之勢。

        解直錕一向低調神秘,基本上都是躲在幕后進行操作。中植系的發展壯大,離不開解直錕資本操盤,而中植系如今面臨的危機,很大部分或許也是解直坤的激進策略造成的。

        “無字碑頭鐫字滿,是非功過后人評?!彪S著這位中植系靈魂人物的去世,已經危機隱現的龐大中植系,又會迎來什么樣的命運呢?

        01、“染指”多家上市公司卻屢屢“踩雷”

        縱觀資本市場江湖,與其他大佬相比,解直錕和他締造的中植系,更像是一個神秘而低調的存在。

        但低調卻掩蓋不住解直錕締造商業“帝國”的野心。

        資料顯示,中植集團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多元化經營的大型民營企業集團,集團旗下主要業務涵蓋投資、并購、資產管理和產業基金。集團擁有多家全資、控股子公司,分布于北京、上海、黑龍江等多個省市。

        近三十年的時間,中植集團建立了完整的資本版圖,旗下涵蓋金融投資、并購、財富管理、新金融四大業務板塊,核心金融平臺包括中融信托;四大財富公司——恒天財富、新湖財富、大唐財富、高晟財富,其中恒天財富規模曾破萬億;還有726億元規模的公募——中融基金以及數百家的私募。

        在融資端,中融信托是信托界的一匹黑馬,依靠“野路子”已躋身信托行業的第一梯隊,四大財富公司以及典當平臺中泰創展也都名聲不小。

        在投資端,中植系是“PE+上市公司”模式的超級玩家。一方面大量受讓上市公司股權或參與定增,掌握話語權;另一方面則以PE基金布局熱門的未上市資產,以圖將資產注入上市公司,做高市值后離場套利。

        中融信托以及恒天財富、新湖財富、大唐財富、高晟財富四家財富公司,是中植系最直接的資金來源,其中中融信托,作為一個近萬億級的信托平臺,對中植系崛起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輸送了無數彈藥。

        中植系有多大?

        2020年6月8日,《今日財富》雜志發布“2020中國獨立財富管理公司TOP20榜單(上半年)”顯示,“中植系”旗下的恒天財富、新湖財富、大唐財富、高晟財富分別以9373億、6000億、8500億、1000億的累計規模,分別排在第2名、第3名、第4名、第11名。

        此外,根據相關媒體統計,中植系資金規模在2.7萬億元。

        國內資本市場上,中植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包括:美爾雅、美吉姆、中植資本國際(HK)、*ST宇順;參股的上市公司包括:康盛股份、超華科技、中南文化、驊威文化、天龍集團、興業礦業、格林美、寶德股份、荃銀高科、金洲慈航、法爾勝、佳都科技、大名城。

        而據曾經的中植系公司美爾雅在其2016年5月28日發布的《權益變動報告書》中所披露,中植系直接或間接持股比例在5%及以上的上市公司曾多達18家;2019年5月28日,*ST宇順公告的一份《詳式權益變動報告書》則顯示,出現中植系身影的上市公司數量進一步升至24家。

        圖片來源:野馬財經

        鳳凰網《風暴眼》查詢天眼查數據顯示,解直錕目前擁有實際控制權的公司多達上千家。

        圖片來源:野馬財經

        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是資本版圖的擴張,另一方面,中植系又屢屢因其強悍犀利的投資風格和頻繁的“踩雷”事件,多次引發資本市場質疑。

        有市場人士總結稱,在“中植系”染指的上市公司中,類似做法幾乎是標配:以股票質押的方式給上市公司大股東提供巨額融資支持,表面上看與“中植系”并無股權關系的上市公司,實際上長時間接受“中植系”的資金輸血。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創業板上市公司天山生物。

        早在2016年至2017年,“中植系”旗下融資平臺潤興租賃向天山生物的控股股東天山農牧發放了共計11.6億元的貸款,后者則是以質押天山生物股權的方式來獲取貸款資金。

        2017年9月,急于轉型的天山生物拋出重組計劃,以發行18億元股票+5.77億元現金,收購了大象廣告96.21%的股權。2018年4月,該交易完成資產過戶。然而僅僅半年時間過去,2018年11月,天山生物卻向警方報案,稱大象廣告原實控人陳德宏涉嫌偽造公司賬目和相關材料,虛增大象廣告凈資產、利潤,隱匿巨額擔保和負債,騙取收購。2019年2月,陳德宏被執法機關批捕。

        由此開始,天生生物一蹶不振,連年虧損,股價腰斬,并深陷官司糾紛。2020年4月16日,天山生物公告,控股股東天山農牧所持股份已被司法凍結,原因是融資擔保糾紛。

        值得注意的是,天山生物并購的大象廣告,也是“中植系”投資的標的。大象廣告被收購前的第五大股東華中(天津)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由“中植系”的華中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全資擁有。

        在天山生物并購暴雷后,為了解決債務問題,“中植系”設計了一套“債轉股”的方案。

        2020年3月16日天山生物公告稱,鑒于天山農牧尚未歸還潤興租賃5億元借款,且通過質押天山生物股票獲得的6.4億元貸款業已處于違約狀態,潤興租賃擬將天山農牧業享有的5億元債權轉讓給潤興租賃實際控制人解直錕控制下的湖州皓輝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下稱“湖州皓輝”),并由湖州皓輝以該等債權對天山農牧業進行增資。增資后湖州皓輝將持有天山農牧80%的股份,解直錕將成為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

        然而,“中植系”入主的方案遭到了天山生物廣大中小股東的拒絕。在2020年4月2日的天山生物臨時股東大會上,約2/3的股東投票反對豁免天山生物實控人此前做出的保持控制權穩定的承諾,讓“中植系”的債轉股方案胎死腹中。

        無獨有偶,“中植系”接盤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融鈺集團,跟天山生物一樣,也是一段“債轉股”的踩雷故事。

        2020年4月7日,中小板上市公司融鈺集團公告收到應訴通知書,其全資子公司因逾期未支付采購款,被起訴索賠7300余萬元。

        而在此之前的兩個月,“中植系”剛剛拿下了融鈺集團的實控權——中海晟豐資本通過子公司北京首拓融匯與融鈺集團第一大股東廣州匯垠日豐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匯垠日豐”)簽訂合作協議,取得了融鈺集團23.81%的股份對應的表決權,由此解直錕成為融鈺集團實控人。

        事實上,早在“中植系”接盤融鈺集團前,就已經為獲取這家公司的控股權而運作多年,運作方式則是持續向融鈺集團和融鈺集團的大股東匯垠日豐輸血。

        除了上述兩家上市公司外,中植系還曾踩雷過樂視網。

        2017年年初,因易到創始人周航爆料稱,樂視挪用了易到13億元,導致易到資金鏈出現問題。溯源這筆貸款,則為中植系下屬公司中泰創展通過南京銀行給易到的委托貸款,全額14億元。2018年初,中泰創展則因此將賈躍亭、甘薇夫婦和樂視控股告上了法庭,追討上述欠款。而根據樂視網2018年11月15日公告,應償還給中泰創展的貸款及利息高達19.14億元,但最終因無法償還,中植系再度踩雷。

        值得注意的是,中植系與樂視網的“孽緣”一直持續至今,日前還曾被卷入樂視大廈拍賣風波。

        今年11月末,賈躍亭旗下樂視大廈歷經三次法拍終于脫手,成交價5.73億元,相較兩年前的首次掛牌降了1億余元。

        12月3日上午,韜蘊資本發布聲明,對拍賣提出質疑,矛頭直指競買人背后的中植系。

        韜蘊資本聲明稱,自己已查明,此次最終競拍人衡盈物業的資金來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多家媒體報道浙江中泰大股東解茹桐,為中植集團實控人解直錕直系親屬,“顯然,在此次拍賣中,躲在殼公司背后的浙江中泰既是拍賣人又是競拍人”。

        韜蘊資本認為,這種操作勢,必會對司法拍賣秩序和拍賣市場發展產生不利影響。并強調,將繼續通過仲裁的方式達到債權追回及商業索賠的目的。

        對于“中植系”的這套資本市場運作體系,有業內人士評價認為是將“上市公司+PE”模式玩到了極致——在信托、財富管理公司為源源不斷的資金支持下,PE基金一面參與上市公司定增,掌握一定話語權,綁定上市公司,同時為套利做準備;另一方面則布局熱門新興行業的未上市資產。然后將資產注入上市公司,做高市值,“中植系”套現獲利。

        但當資本市場潮水退去,擊鼓傳花游戲沒有了最后一棒,資產最后只能砸在自己手里。

        一位管理著“上市公司+PE”產業基金的機構人士曾評價道,不能因為“中植系”出了一些問題就完全否定“上市公司+PE”模式。如果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好,裝進上市公司的資產又沒有長期價值,最后結果是螺旋向下,這有違“上市公司+PE”模式做強做大上市公司的初衷,暴雷是遲早的事。

        02、“萬億商業帝國”背后,解直錕的資本操盤術

        中植系的快速發展壯大,或許始于其入主中融信托。

        據年報資料,中融信托成立于1987年,前身是哈爾濱信托投資公司。2002年,中植集團先后與黑龍江牡丹江新材料等五家企業聯手,共同出資重組中融信托,中植集團成為第一大股東。

        2010年,國資委旗下的經緯紡機以12億元受讓中植集團所持中的36%股權成為中融信托第一大股東,使中融信托實控人脫胎換骨變身為央企,中植集團從此退居二股東。

        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中融信托表面上由經緯紡機控股,背后卻深藏玄機,其第四大股東沈陽安泰達與中植集團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而沈陽安泰達和中植集團所持中融信托股權相加則達到41%,高于經緯紡機對中融信托37.47%的持股。

        也就是說,中植集團實際上控制著已經蛻變為央企的中融信托。中融信托成為央企子公司后,招牌更加響亮,市場資源和市場認可度也實現了質的變化。

        可以說明問題的數據是,經緯紡機進入之前的2009年,中融信托的信托資產管理規模為1000億元左右,但中融信托納入經緯紡機4年多后的2014年,其信托資產管理規模就超過7000億元,2020年達到8898億元,發展速度可謂突飛猛進。

        中融信托為中植集團提供了強有力的資金支持。也是在差不多相同的時間段,中植集團在資本市場一路勢如破竹,所向披靡。

        市場上流傳著對所謂“中植系”更準確的表述是:“一個最初由中植集團創始人解直錕設立,現均為解直錕舊將親友們臺前持股,幕后由解直錕遙控的涉足金融、礦產、投資等產業的龐大企業群?!?/p>

        而躲在幕后的解直錕,在資本市場的打法可謂“野蠻粗暴”。定增入股上市公司、為上市公司實控人提供貸款、向上市公司注入中植系關聯資產,然后套現退出。這一整套“上市公司+PE”的操作手法,被解直錕運用到了極致。

        2014年中南重工轉型之初的一起并購案中,“中植系”的這些手法已展現得淋漓盡致。據界面新聞報道,當年3月,中南重工公告,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收購大唐輝煌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唐輝煌)100%股權并募集配套資金。

        大唐輝煌的股權沿革顯示,中植集團旗下PE平臺嘉誠資本于2011年4月參與認繳了公司前身大唐有限的新增注冊資本;2013年7月,大唐輝煌增發股份,中植資本又出資認購。二者先后潛入并購標的。

        重組配套募資環節,成立于2013年12月、中植資本持有100%股權的常州京控以現金認購中南重工非公開發行的股票。公司控股股東中南集團還與中植資本簽訂了附條件生效的《股份轉讓協議》,“本次交易獲得證監會核準后,中南集團將向中植資本轉讓持有的1751.55萬股中南重工股份,與本次重組同步完成?!?/p>

        重組及股份轉讓完成后,中南集團的持股比例由56.10%降至33.59%,嘉誠資本、中植資本、常州京控的合計持股比例達到19.90%。入股標的、參與定增,甚至直接受讓大股東股權,三個平臺的三種操作之后,“中植系”靠一連串的資本騰挪一舉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

        在此后的超華科技、驊威文化、天龍集團、格林美、佳都科技等案例中,也都能從中找到解直錕這一套“資本操盤術”的影子。

        除了中融信托外,中植系旗下還有恒天明澤、新湖財富、大唐財富、高晟財富四大財富公司。

        2020年6月8日,《今日財富》雜志發布的榜單顯示,恒天明澤、新湖財富、大唐財富、高晟財富分別以9373億、6000億、8500億、1000億的累計規模,分別排在第2名、第3名、第4名、第11名。

        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一位券商資管人士認為,中植系在資本市場狂飆突進,其源源不斷的資金池,既有中融信托持續提供的資金保障,更有賴于財富管理平臺超強的募資能力。

        有媒體統計,輝煌時期,中植系的資金總規模在3萬億元左右,由此看見中植系的融資規模之大。

        圖片來源:野馬財經

        龐大的資金規模也為中植系在資本市場縱橫馳騁提供了充足的“彈藥”支持。據媒體報道,通過股權和資本運作,中植系“染指”超過150家上市企業,旗下公司多達千余家。

        時至今日,外界始終無法窺見中植系版圖和家底的全貌,其錯綜復雜、剪不斷理還亂的股權安排和資本運作,留給市場的只是一個若隱若現的背影和“萬億帝國”的稱呼。

        03、神秘富豪發家史:從印刷廠工人到資本大鱷

        解直錕的萬億帝國之路始于黑龍江省伊春市五營區。他是解家第五個孩子,出生那天,父親拿起族譜仔細找了找,發現這個孩子是“植”字輩,于是為他起名為解植坤,這便是解直錕的原名。

        在解直錕之上,他有3個姐姐和1個哥哥,不久之后,他又有了1個弟弟。雖然排行老五,解直錕還是順利讀完了大學。大學畢業后,解直錕進入印刷廠,成為了一名印刷工人。

        彼時的印刷廠正處于收益下降狀態,作為大學生的解直錕敢為人先,在解直錕的帶領下,印刷廠的效益慢慢提升,由虧損走入了盈利。解直錕也因此受到重用,成為了印刷廠廠長。

        在此基礎上,解直錕開始經營面食廠、服裝廠、儲木廠、水泥廠和養殖場,并收購五營區國有不良資產。在1995年中植集團成立前,解直錕已初具原始積累。

        公開資料顯示,解直錕于1995年成立黑龍江中植企業集團公司,注冊資本總額為5000萬元人民幣。而這第一桶金始于他購買紅松資源。借助于紅松稀缺的特性,他大量采購和轉賣,從中獲得了一筆非??捎^的報酬。中植集團成立后,主營業務也是木材、木質半成品。

        在集團順利運行了兩年之后,也是房地產的起興之時,解直錕開始大刀闊斧進軍房地產領域,這為他商業帝國的迅速崛起提供了捷徑。與此同時,解直錕大膽走出黑龍江,將事業版圖擴展至伊春市、甚至哈爾濱、北京、上海。

        2001 年,解直錕憑借著他出色的眼光,選中了哈爾濱信托投資公司。之后解直錕通過中植集團,同以黑龍江牡丹江新材料為代表的5個企業進行合作,接管了哈爾濱信托投資公司,并將其改名重建為中融信托公司。中植系便逐漸滲入金融領域,此后完成了由實業到“全牌照”金控帝國的轉型。

        之后,憑借著時代的東風,中植集團發展成為了一個資產規模2萬億,業務版圖覆蓋有信托、并購、典當、擔保、第三方理財等的超級金融帝國。

        2017年3月,解直錕位列《2017胡潤全球富豪榜》第834名。2019年8月,解直錕位列《2019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第1511名。解直錕的商業帝國,為他帶來的是萬億元的資本。

        值得一提的是,賈躍亭“最值錢資產”的接盤俠就是解直錕。多家媒體報道,賈躍亭名下位于三里屯商圈的不動產(世茂工三項目),最后由北京卓睿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買入,其為中植系旗下公司,由北京中植資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股權穿透后,最終受益人是解直錕。

        事業早有所成,愛情卻遲遲不到。

        在現任妻子毛阿敏之前,解直錕還有一任妻子。據解直錕老家鄰居所述,解直錕曾在老宅結婚,當時只有20多歲。這段婚姻早于解直錕與著名歌手毛阿敏2002年的結緣。

        2002年,解直錕與毛阿敏相識于一場酒會。當時的毛阿敏對為人低調的解直錕沒有多大的印象,但解直錕對毛阿敏卻印象深刻。后經朋友引薦,兩人成為朋友。熟識后毛阿敏發現,與多數商業大佬不同,解直錕沉穩,博學,從不炫耀自己,兩個人總能聊到一起。

        越走越近的兩個人于2003年結婚,婚后,兩人有了一兒一女。

        礙于解直錕低調的性格和毛阿敏的明星身份,毛阿敏在結婚后曾對媒體放話:“一輩子也不會把我丈夫的身份公開”。

        除了資本大鱷、明星老公,解直錕還有一段從政經驗。根據上證報2013年11月披露的《道富增鑫一年定期開放債券型證券投資基金招募說明書》顯示,解直錕歷任伊春市五營區區委、區長助理、伊春市五營區政協副主席,自1995年4月起至今就職于中植企業集團有限公司。

        對于解直錕在官方的任職經歷,得到了五營區檔案局方面的確認。檔案局稱,解直錕當時出任的職務僅為兼職。

        關于中植系的傳言和猜測,流傳最廣的當屬“兄弟提攜”一說。公開資料顯示,解直錕的哥哥解植春歷任黑龍江省委辦公廳、政策研究室副處長、處長。隨后擔任光大銀行黑龍江分行國際業務部總經理、大連分行副行長,此后,出任中國光大集團總公司執行董事、副總經理,光大永明人壽保險公司董事長、中國證券業協會副會長。

        2014年4月,解植春被調任中投公司任副總經理兼中央匯金公司總經理,上任僅一年后即離任。當時有媒體認為是受到弟弟解直錕的影響。但解直錕從無回應。

        斯人已逝,歷史的長河還在繼續奔涌向前,浪花淘盡英雄。作為中國金融變革的參與者,從印刷工做到萬億金融帝國的掌門人,解直錕和他的中植系,注定會在金融史上留下一筆。(鳳凰網)


        亚洲欧美在线97色9

        1. <ins id="lkufe"></ins>

          <output id="lkufe"><track id="lkufe"></track></output>

            <ins id="lkufe"><acronym id="lkufe"></acronym></ins>

          1. <tr id="lkufe"><track id="lkufe"><acronym id="lkufe"></acronym></track></tr>